德甲买球推荐

当前位置:首页>>静检风采>>检察文化
你不该出现在那里
时间:2015-10-10  作者:  新闻来源:  【字号: | |
   

  你不该出现在那里 

   忻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 薄云霰 

    

  二战前夕,英逊王爱德华八世出访纳粹德国,与希特勒比肩而坐,随后,其高举右手行礼的照片公诸于世。也许意识到了此举不妥,他随即当众澄清自己并未行纳粹礼,称只是拍摄角度问题。然国人对他的解释似乎不以为意,反痛心疾首道:“无论是否做过,问题是,你不该出现在那里。” 

  无独有偶,许多落马官员在提及受贿地点时,常不约而同地辩解:我去是去了,但只随便聊聊,什么也没做呀;或者去了之后才知道他意图送礼贿赂于我,但我没收,真没有啊。言之凿凿,一副无辜的样子。是的,善良的民众真的很愿意相信你的无辜,相信你的清廉,但,你去又何为呢? 

  是的,你不该出现在那里。有些地方是不可以随便去的。 

  群众举报或行贿者证实,许多权钱交易发生在相对隐蔽的场所,之所以隐蔽,首先是自觉理亏,故而心虚,遮遮掩掩,避人耳目,殊不知,湛湛青天不可欺,自以为你知我知的腐败事实最终还是被反贪部门查实,铁证如山伴随着巅峰跌落谷底的剧痛,本可以春风满面的谢幕化成了悔之不及的叹息:何必当初呢? 

  炎炎夏日,暑热难当,晚饭后常常乘夜风微凉或独行或结伴择道漫步,不约而同地,大家都绕开了那些没有路灯没有行人的偏僻小巷,何故?除了安全还是安全。因为黑暗创设的盲区激发并放大了我们潜在的危机感——走进去会遇到什么?是月上柳梢,曲径通幽?还是月黑风高,强人剪径?其实更多的,不过是平平常常,一如有路灯的地方。但我们仍避而远之,哪怕只是假设的威胁。 

  君子不立危墙,面对可疑的危险地带,我们宁绕道而不涉险,只为了安全。与聪明无关,本能而已。 

  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落马之日,原任职的普洱市居然爆竹声声,市民弹冠相庆,更有“腐败分子沈培平被查处,罪有应得,大快人心”的醒目横幅,似在无声地审视着每一个行走官场的人:为官一任,你留下了什么? 

  丁仰宁是福建省最有名的县委书记,不是因为治郡有方而是因为语出惊人:当官不发财,请我都不来!如此掷地有声的豪言至今无人能出其右。应当明确,大多落马官员为官之初并非如丁某人般功利,他们也曾兢兢业业,也曾政绩斐然,可惜一路前行,追随者日盛,不得已出入前呼后拥,不得已身旁非富即贵,不得已时而歌厅时而酒吧时而出境豪赌,且极尽奢靡个人账户不减反增,渐渐地,他们被不得已推到了悬崖尽头。我们遇小巷幽深便谨慎绕行,概因未知的恐惧让人远离。而此类官员在利益面前忘却了起码的生活常识,不避嫌不畏险,轻而易举便受人之邀与人同欢,那远远脱离了工作和生活的场所难道仅仅就是歌厅酒吧那么简单?莫名的邀请莫名的地点,难道不足以令人心存警惕?看不清的假想危机尚能远远避开,看得透的现实陷阱却睁大眼睛跳了下去,看似简洁的生活,却原来一步一个考验。 

  开路的是金钱,断头的也是金钱。贪官们一面蒙上双眼说看不见行贿者的司马昭之心,一面伸长双手笑纳行贿者的袖金输璧,全然忘却了离家前老父谆谆教诲:有馅饼的地方有陷阱,油水多的地方易滑倒,有的地方你真的不能去。 

  老鼠意外地掉进了米缸,环顾四周,它发现不仅没有危险,而且简直是天赐良机,触目皆美食,它喜不自禁,大快朵颐之余,东张西望惴惴难眠。如是几日,则食之泰然,寝亦酣然。米缸不是聚宝盆,米量渐少,它不止一次地爬至缸沿向外望望,再向里瞅瞅,终究摆脱不了米的诱惑,它溜回到缸里。米缸终于见底,它陷入了深深的绝望:等待它的只有死路,一切都为时已晚。 

  作为手握公权的官员,都不妨扪心自问:权从何来,用至何处?行使权力,可曾出于公心?可曾常怀畏惧?可曾虑及安全?有此一念,足令歧路之人冷汗涔涔,迷途知返,但仍有极少数人沉湎欲壑,不自反省,逾越了安全底线,终被贪婪葬送,如此,与鼠何异? 

  很多贪贿千万计的涉腐官员谈到了自己的贫寒出身,谈到了自己的勤勉奋斗,谈到了聚敛时的心惊胆战,谈到了身败名裂的悔愧难当,唉,何必当初呢? 

  关于贪官的风光,坊间流传着一则不知真伪的幽默:记者采访幼儿园的顽童,问及志向,一小男孩儿童言天真:“我想当贪官,因为贪官能赚很多钱!”此处的赚钱,显然非正当途径,很多,当然也非正常收入。小男孩可能是看到至少是听到过贪官的风光,故有此一答,我想记者应该追问一句:小朋友,你知道贪官的下场吗?贪官攫取财物时下手虽不含糊,可提及下场,估计还是会含糊那么一点点的。 

  时下,反腐日渐深入,反贪捷报频传,某些行为不检的官员终日心惊胆寒,当官俨然已成为坊间笑谈的高风险行业。不可测的风险让一些原指望凭权谋利的官员望而止步,清廉之风欣欣然扑面而来。 

  如何清白做人,如何高尚为官,泱泱中华可谓前有古人后有来者,更不乏典范可资借鉴,可供仰视。 

  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范仲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,寄忧国忧民的情怀于《岳阳楼记》的字里行间,堪为万世师表,更为传奇的是他宦海沉浮,为官一生,其间屡经风雨,起落无常,终以一代贤相而名垂青史,按他自己的说法:“惟能忍穷,故能免祸。”范仲淹为官清贫,生命尽头入殓时竟寻不到一件新衣,忍穷忍到了极致;范仲淹政声与文名并重一时,令千秋后的文人大吏难望项背,免祸免成了风雅。 

  今日为官者的薪金足以衣食无忧,其“穷”已不同于封建时代的身后萧条、家无余财,仅需两袖清风即可;贬谪罢官、抄家灭门在封建社会可谓“祸”,但对于今日之为官者,祸最大不过毁清誉陷囹圄,累及子孙无颜面见江东父老。 

  祸从何来?何可避之?一句忍穷免祸道出了古往今来为官者最大的祸源——“贪”,也道出了免祸根本:为官不恋财,知足自无灾。 

  许多官员抱怨,如今的百姓总是仇官,却不知百姓所仇者,非官也,乃官中之贪腐者也。为官者所惧之祸实系百姓所乐之事,趋福避祸乃人之本能,何为福?何为祸?既享受着纳税人的薪俸,便当依法履职,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,为民请命,为民谋利,如此,百姓乐之,拥护之,即为福,又何祸之有?  

  蓬生麻中,不扶而直,白沙在涅,与之俱黑。环境对人的影响不言而喻,只有对公权力加以约束,良好的制度辅以到位的监督,从不敢贪到不能贪到不愿贪,反腐才算赢得了真正的胜利。 

  优胜劣汰的自然界灭绝了许多物种,其中不乏庞大凶猛如恐龙之流,而人类能够繁衍至今,且成了自然的主宰,原因之一,就是人懂得畏惧,人明白,什么地方能去,什么地方不能去,什么事能做,什么事不能做,唯其如此,才能一生平安,无虑无忧,才能做得好人,做得好官。 

 
检务公开-本院介绍 检务公开-领导介绍
检务公开-联系方式 检务公开-机构职能
静乐检察微信二维码

   

版权所有 山西省德甲买球推荐  丨 工信部ICP备案号:京ICP备10217144号-1  技术支持:正义网 丨

本网网页设计、图标、内容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或建立镜像,禁止作为任何商业用途的使用。